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悲缘众生 智慧缘佛果

念佛 布施 持戒 诵经 持咒 放生 精进闻思修行,发殊胜菩提心,利益一切众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!顶礼文殊智慧勇士!顶礼传承大恩上师!无上甚深微妙法, 百千万劫难遭遇,我今见闻得受持, 愿解如来真实义.为度化一切众生,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!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生格言系列7:成就必经之三法 ——索达吉堪布  

2012-01-12 22:11:22|  分类: 上师索达吉堪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来源:智悲佛网:http://www.zhibeifw.com/

人生格言系列7:成就必经之三法  ——索达吉堪布 

 

有三法是自古以来无数大成就者必经之法。

第一是智慧,智慧是开启绝对真理的钥匙;

第二是悲心,藉由大悲,才能珍爱所有生命胜过自己;

第三是信心,依靠信心之炬能照见心的本来面目。

 

     智慧

 

没有智慧,就不能证入万物本质。从出世间的层面,无论是宏观世界、微观世界,都需要智慧才能涉入。其中最无上的,就是了悟现象和自我不存在的智慧。

 

获取智慧有两种途径,第一是通过闻思修和讲辩著。现代人大多生长在缺乏信仰的环境中,他们的心,常常被怀疑和傲慢蒙蔽,除了他接触到的现象世界、所受的科技教育,很难接受超越他狭隘意识和感官的存在,也不了解现象的本质。除了追逐虚幻的显现,徘徊于各种学说之外,没有真正思维过生从何来,死向何去;更遑论自身和他人永久的福祉!

 

了达自我和现象如幻的真相,能摆脱对苦乐的恐惧和希求。它藉由次第听闻深刻的教法、趋入它的意义、并依靠行之有效的方法训练,才能获得。此时,我们的心会逐渐转化,安住在万法的本性中,与其无二无别。

 

获得智慧的另一个因,是内在的精进。如果没有夜以继日的努力,不要说通达出世间的真相,即使世间基本的生存也难以维持。

 

前不久,一位美国博士毕业生向我表示,希望有朝一日能来学院出家。她说,她从五岁开始读书,今年三十一岁,一共读了二十六年,学的只是世间的知识。如果在这么长的时间中,学习的是无常、无我、空性的道理,现在,应该会有稍许的证悟吧。人生一半已去,她不愿再浪费光阴,而要寻求现象的究竟本质。

 

学院的知识分子,可能对此深有同感。这也是他们摒弃今生,来这里品尝无尽法喜的因。

 

如果我们把受世间教育的时间,用于观察诸法因缘和合产生,没有本俱、坚固的体性,究竟远离一切概念,一定会在不同程度上,获得与实相相应的境界,从而从现象的束缚中获得解脱。

 

所以,前辈大德经常说:“如果我们把追求锦衣玉食和声名所做的努力,用于斩断生死之链,则我们早已成就了。即使没有成就,也已经有了不堕于畜生、饿鬼和地狱的把握。”

 

     悲心

 

为什么要珍爱一切生命?佛陀依靠灭尽烦恼的漏尽通,发现轮回无始。虽然色身会湮灭,但心识不灭,一直在六道中流转。

 

我们为了愿望不能满足所流的泪水,超过了四大洋;为贪欲折断的头颅,堆起来比须弥山还高。所有众生都做过我们的父母子女,如今,由于贪婪、愤怒和无知业流的力量,不由自主投生到更为低级和痛苦的生命形态中,我们怎么忍心为了自己而加害它们?

 

从其他宗教和文化看,从未宣说过佛陀所说的四种真相:所有生命痛苦的真相、痛苦之因的真相,解脱的途径及解脱之果的真相。有些人不了解轮回的真谛,对佛陀教法中,爱所有人和非人胜过自己,一时无法理解和接受。

 

在北京一所高校中,我遇到一位著名的学者,我们就悲心是否应遍及一切众生,展开了激烈的辩论。最后,争论归入到一个焦点:

 

众生有没有苦乐的感受?如果有,我们怜惜它、不加害它,乃至保护它,是否可以象征大慈大悲之心?是不是一个有头脑、有苦乐感受并希求离苦得乐的人应该具有?后来,他在不同场合中,对自己所造的杀生恶行公开忏悔。

 

佛教的悲心,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提倡慈爱的思想中,是最高尚、最彻底的。这不是不择时机赞美自宗,而是在漫长的时日中,我以毕生精力对佛教研究之后,深切体会到的佛法醍醐。

 

有些人因成长的环境、所受的教育等外在因素的影响,一直持有人就是人,畜生就是畜生,畜生生来就是人类食物的观点。即使在人类中,他们也爱憎分明:哪些是亲友,值得付出,哪些不是。在他们心中,有一种狭隘的我和我所有的执着,有自他截然的分岭,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不平等。

 

而在佛教博大的思想中,却有众生大平等的深刻见地,具有真正的和平理念。

  

现在世界上,无论是哪一个论坛,哪一个圆桌会议,都强调世界和平与和谐。但和平不能仅在口头上,如果能学习大乘佛教的理念,将之付诸于行动,哪怕仅仅实现“爱护一切生命”这一部分,也已足够实现人类的和平。

 

如果我们拥有遍及一切生命和环境的大悲,就一定会让人们感受到真正无私、慈爱的精神。社会上常说“无私的奉献”,其实,真正无私的奉献,在大乘佛教中、在释迦牟尼佛无数生世的记载中、在成就者的传记中无处不在。

 

一世又一世,觉者们为了把解脱法带到人间,为了保护人们眼中卑微的生命,付出了自己的血肉乃至生命!他们挚爱众生胜过自己的悲心,达到人们难以想象的程度。

 

现代人虽然渴求真理,却没有打开宝藏之门的钥匙,他们四处求索,得到的却是糟粕。他们将其视为前卫和精华,作为精神所依,在空虚错谬的道路上空耗一生。

 

     信心

 

在这个世界上,未知之法浩如汪洋,仅仅依靠自身尚未确立的理论和学说,难以勾勒出一幅完整的、符合诸法本来面貌的图画。此时,除智慧之外,还需要信心。

 

凭借信心,能曲径通幽,趋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洞天。一些科学家也是如此,虽然,他们未能解开某些课题之迷,但对他们所预测的前景,一直深具信心。

 

我曾读过心理学家、精神分析学泰斗荣格的自传。西方研究者认为,荣格是神秘主义科学家中最有创造力、最具贡献的代表人物。他认为《西藏生死书》中所揭示的生死因果真实存在。他在书评中写道:

 

“这部著作一直是我的忠实友伴,我不仅要把许多令人兴奋的观点和发现归功于它,还要把许多重要的洞见归功于它。”

 

他说:“生命就像以根茎来延续的植物,真正的生命是看不见、深藏于根茎的;露出地面的部分生命,只能延续一个夏季,然后凋谢。然而,我从未失去的是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潜意识,它持续地在永恒的流动中生存;我的梦境、各种幻觉犹如火红的岩浆,于是,我欲加工的生命在其中被赋予了形状。”

 

可见,精神分析学家对自己尚未触及的领域,不仅未加否认,而且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。

 

还有一位大学校长,在长达十五年的时间中,召集人体潜能方面的专家、物理学家、生物学家,对心电感应、透视(手指耳朵识字)、遥感(遥视)、意念致动、意识生物工程、突破空间障碍等人类尚未破译的领域进行试验,发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现象。

 

比如,在手指识字的实验中,其他字都可以被轻易识破,但佛陀的“佛”字,被测试者却无缘目睹。有人看见的是一道强光,有人看见神秘的灵光和影像;在测试观音菩萨等名号时,也出现了莲花和白衣人等异象……

 

佛经论典中常说,与佛陀相关的文字、图像是严厉的对境。如果我们对一块石头磕头,没有任何功德。但假如石头上有佛像,就有不可思议的加持和力量。祈祷和念诵也无不如此。

 

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生命,遍满整个世界;肉耳听不见的声音,充斥了整个空间。有很多未知的力量在我们周围发生作用,无论承认与否,它们真实存在。假如我们能获得甚深的证量,就会对佛号和咒语的力量深信不疑。

 

如果你呼唤相距遥远的友人,他不一定能听见;即使听见,也不一定有能力帮助你。但佛菩萨不同。只要我们祈祷他,他立刻会看护、加持我们,无有任何阻碍和迟疑。

 

莲花生大士离开藏地之时,君臣们哀哭倒地。他说:“谁祈祷我,我就出现在他的身边。”释迦牟尼佛也在《华严经》、《法华经》等经中说:“谁祈祷佛陀,佛陀就会在出现在他的面前。”

 

记得中学物理老师讲到正电、负电和电波时,牧民的孩子矢口否认它们的存在。夏老师说:“不管你们承认还是不承认,电波是绝对存在的,我对此深信不疑。”

 

科学家所说的声波及微尘,闭塞之人可能匪夷所思,但否认不代表不存在,只是反映了我们的无知。

 

这位教授深有感触地说:“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说,宗教是一种心灵的慰藉,经文中的内容都是神化和迷信。实际上并非如此。儒释道不仅仅是哲学思想,也讲述了一些科学成果。”

 

科学家们并未将这位教授的实验视为危言耸听,最近,美国国家卫生院已拨款一亿美金,投入“另类医疗”的研究,开始探索“身、心、灵”的现象。

 

这两位学者虽然尚未踏入佛学殿堂,但智慧之船加上信心的舟楫,有朝一日,会带他们驶向无死的海岸。

 

公元十世纪的世亲论师,是著名的印度那烂陀大学的一位大师,他背诵般若经典的时候,有一只鸽子一直在他的房梁上倾听。鸽子去世后,转生为孟加拉国一名孩童。

 

他刚出生时就问:“我的上师在哪里?”父亲惊惧莫名:“你的上师是谁?”“世亲论师。”父亲向前往印度的商人打探,得知确有世亲论师其人。等孩子稍大,就送孩子来到世亲阿阇黎面前。

 

这段历史与印度著名的香蒂?黛薇的经历颇为相似。香蒂?黛薇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前世——一个离德里一百多公里城市的人,并经常向人们诉说自己的前世经历与见闻。

 

印度政府为此成立调查机构查证此事,经过严格取证,所有调查人员都对此深信不疑。1926年,印度政府将此事公诸于世。

 

这个鸽子转世的孩童,就是安慧论师。安慧论师年幼时,那烂陀寺有一尊度母像。他因前世因缘,对度母有深刻的信心。他说:“这一把豌豆我要供养度母,如果度母不接受的话,我就不吃。”

 

他抛撒了三次,豌豆掉落一地。老鼠跑出来,把地上的豌豆抢走了。因为度母没有接受供养,孩子哭了起来,哭了很久,度母像突然说话:“孩子,你不要哭,我会永远摄受你。”在得到度母的护佑和摄持后,他的智慧突飞猛进。

 

安慧论师的经历,并非人人都能轻易得到。但如果有强烈的信心、加上自己持续不断地努力,则诸佛菩萨的加持并非遥不可及。

 

由此可见,信心是加持之源,是灵感之泉,能源源不断地充盈着我们的智慧心,令我们日渐趋入法界的本性;信心也会开启悲心之门,对沉溺于妄相而受尽痛苦的生命,产生不可遏制的悲悯!

 

信心会带给我们无边的力量,因为我们深信因果法则,相信诸佛与我们同在……一个人如果没有信心,唐卡也只是几尺之布,金刚上师也只是如我一般的血肉之躯!

 

世人不信前生后世和业因果,与他们所受的教育密不可分。青少年时代,对人的一生有不可估量的影响。假如这时,有一位传授真理的老师在我们身边,我们的一生都不会被幻象所迷。

 

西方一位著名仁波切的弟子说:他的一生,因他的上师而完全改变。上师那善巧、睿智的引导方法,慈悲、包容的目光,对真理和谬误的尖锐辨析……虽然上师已离开人间,但他超越世间、饱含深意的一举一动,一直挥之不去、历历再现。

 

     集三法于一身的成就者

 

在具足三法的大成就者中,我常常会想起贝若扎那的一生。贝若扎那是西藏佛教史上最杰出的大译师,把许多契经和密续带入西藏并加以翻译,特别是三部大圆满法门中的两部──心部和界部。

 

他在译经方面的造诣和技巧,远远胜过藏传佛教史上的其他译师。俄洛登喜饶是新译时期最伟大的译师之一,他赞叹道:

 

“贝若扎那象那广阔的晴空,

嘎哇?华泽和却若鲁伊嘉参就象日与月,

仁钦桑波就如启明星,

而我等则仅仅是萤火虫而已。”

 

其中,被比作日月的嘎哇?华泽和却若鲁伊嘉参曾翻译过众多《大藏经》;如启明星一般的仁青桑波则是后弘时期的大译师。当年,阿底峡尊者来到藏地,仁青桑波的头发已经花白。

 

阿底峡尊者说:“如果知道藏地还有您这样的上师在,我没有必要来到这里。”自谦为萤火虫的俄洛登喜饶则是后译时期最伟大的译师之一。

 

贝若扎那天赋禀异,小时候就显现许多神变,能在虚空中飞行、在岩石上留下身体印痕以及预知未来事件等。一日,在国王赤松德赞的梦中,吉祥金刚萨埵莅临虚空,授记言:“在印度有因教示为果乘,显现与解脱同时之妙法,谓大圆满教诫。国王汝应派遣两位藏地译师去求取。”

 

根据莲花生大士建议,法王赤松德赞将年幼的贝若扎那带到桑耶,培训他成为译师。他从堪布菩提萨埵受出家戒,并成为西藏预试七人之一。和后藏比丘曾万勒周作为首批派遣人员,前往印度。

 

当时守关之人名古玛拉,他见有人前来,心中生起了杀人越货之心,贝若扎那把沙子变成金粉,金粉变成了沙子,唱道:

 

我的身体宛若碧空般明亮,

我不在乎杀戮与死亡,

杀我的话,

将具有了无量的罪业,

 

你应当三思,

请接受这如幻的砂金吧!

更请你指示一条通路,

让我到达菩提伽耶。

 

古玛拉忽然之间,生起了柔软的慈心,不只放过了他,更指点他前往菩提伽耶的道路。

 

他们在去印度取经的过程中,遇到了八大难处,经历了五十七个苦行。

 

年轻的贝若扎那到达印度菩提迦耶后,得到了所有大圆满心部和界部的根本密续。他前往大圆满成就者吉祥狮子建造的九层宝塔。吉祥狮子是莲花生大师和无垢友二人的上师,就住那里。

 

路上,年轻的西藏僧人遇见头上顶着瓦罐的瑜伽女。他恭敬地询问上师的住处,但女修行者假装没注意到他的存在,从他面前而去。

  

贝若扎那凝视瑜伽女,顿时,水罐重若千钧。刹那间,瑜伽女向他露出双乳,在心胸间显现出金刚法界坛城……贝若扎那被瑜伽女带到吉祥狮子那里,吉祥狮子身上围着一块狮皮,独自坐在森林中的一棵树下。

 

当地国王禁止传授超越因果的密法,害怕这个教法会损毁他的权威。吉祥狮子吩咐贝若扎那,白天研读业因果的教义,晚上秘密前来,学习大圆满心法。

 

到了夜半时分,吉祥狮子将阿底瑜伽心部十八章写下来。他蘸着山羊的白色乳汁,把心法写在棕榈叶上。他告诉贝若扎那,把它带回去用烟熏,乳汁写的文字就会显示出来。在这些法教中,第一部被贝若扎那译成藏文的大圆满经典就是《杜鹃啼声之悟》:

  

多从未偏离于一。

万物超越其世俗概念。

万象唯心所造,远离善恶二元对立。

万事本自圆满无缺,

超越人为造作之弊,

任运自然专注于当下。

  

传完大圆满心部的十八部教言后,贝若扎纳不愿离去,吉祥狮子又将六十部中最秘密续部灌顶和窍诀赐给他,但贝若扎纳依然不愿离开,吉祥狮子说道:

 

浩瀚的法界无有穷尽,

假如你了悟真如的本性,

万物本自圆成,无所欠缺,

有何力量或成就超越它?

 

贝若扎那离开印度的当天晚上,印度金刚座所有铁门自然发出声音:“金刚乘一生成佛的究竟心法,被那个西藏人带走了。”

 

此时,贝若扎那的伙伴曾万勒周,在先行回到西藏的途中,已被盗匪劫杀。贝若扎那在教授神足法的上师古玛热阿的护送下,前往尼泊尔。古玛热阿神通广大,贿赂了守关者,帮助他通过了许多险隘。

 

当被派来追杀贝若扎那的神行者,快速来到了关口时,守关之人依照古玛热阿交待的话说:“我没有看见任何僧侣,只看见一个拿着棕榈叶的吐蕃人。”

 

当天,所有印度班智达又做了同一个梦,梦中说:“印度的太阳已经被藏人带走,所有的花树都已经枯干,鸟儿的鸣叫已不再悦耳动听……”

 

贝若扎纳依靠神足通,仅花了七天,就从印度金刚座回到藏地王宫。“神足”是一种靠控制呼吸来增强心力,让身体离地飞行的瑜伽方法。

 

回到西藏以后,就像当年他在吉祥狮子那里一样,白天,贝若扎那示现为一位佛教比丘和班智达,公开传授一切佛教共有的业报因果教义;夜里,他把大圆满教法秘密地传给藏王赤松德赞。

 

贝若扎那在西藏传授大圆满的消息,传回了印度,印度班智达们挑拨说:“贝若扎那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佛法,他带走的都是属于鬼魅妖魔的咒语。如果弘扬这些假佛法,西藏纯正的佛法将遭受毁坏,雪域也将面临空前的灾难。”

 

谣言传到西藏,苯教大臣利达青以及利泰查梅召集王臣晋见藏王,要求国王用最重的火刑、木刑、风刑、水刑来诛杀他。

 

国王身不由己,暗中找来流浪汉之子,穿上贝若扎那的衣服,携带生活必需品,将他放入铜做的箱子,扔进河里。又在皇宫的柱子后面挖了一个洞穴,将贝若扎那藏于其中,日夜翻译显密经续。藏王则于午夜,向尊者呈上食品,听受稀有十八心部之法。

 

藏王夜夜不归,引起了才邦莎?玛尔尖王后的猜疑。她暗暗跟踪藏王,发现了贝若扎那译经的洞穴。她敲击大鼓,共有内外臣十四人聚集在大殿上。

 

他们说:“王后所说的话,真是令人震惊!国王怎么能这样欺骗我们!我们当立即向大王抗议,他为什么要将这位祸国殃民的人,藏在王宫的内室中?

   

藏王十分忧戚,握住尊者之手,放声大哭:“阿阇黎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 

伟大的学者见此情景,唱出了“十六难道歌”。在这首歌中,记叙了十六种难值难遇之事,他不仅亲身值遇难遇的导师,躲过数次难逃之杀劫,回到了难回的西藏,而且,了达难悟之三藏,成就难证之文殊智慧。

 

最后,他唱道:

 

现前谁能信仰我,

谁即成就大福德。

 

大学者贝若扎那对藏王说:“我已从印度取来难得之法,已对有缘者传授,心中已然满足。现在我想去嘉姆察瓦茸,那个地方有我前世的所化众生。”

 

嘉姆察瓦茸就是现在阿坝州的马尔康、金川等地。公元八世纪时,那里到处都是崇山和密林。尊者来到嘉姆察瓦茸地区,安住于山顶之上。整个藏地的鸟类聚集而来,在阿阇黎的上空旋绕。

 

当地人立即报告大王多协拿苞,大王派遣王子将译师抓起来,以间谍罪,将他扔进热谷的青蛙洞中。三天后,大王率领侍众前去察看,见贝若扎那安坐于洞中,唱着高亢的道歌。

 

大王与众臣商议后,又将贝若扎那从青蛙洞中带出,送入虱子洞。在这座虱子洞里,有人虱、狗虱、臭虫以及山羊、绵羊等牲畜身上的虱子;另外还有数不尽的鸟虱蝇。这些虱子善吸人或牲畜的血液,不但让人奇痒难忍,还会要人性命。

 

七天后,人们又去围观,发现贝若扎那不仅全身光滑无痕,而且身体光明灿烂,十分庄严。这时,他们才知道,这是一位得道之人。大王将贝若扎那带入王宫,带领众人向他道歉并致敬。

 

至今,那一带依然留有大译师贝若扎纳的神迹:整个身体在岩石上的印痕、插入石中的手杖、帽子放在岩石上,如同陷于稀泥中……

 

因为他已经完全超越了大小、长短、坚硬与柔软、善与恶、自心与外境,超越了我们概念中相对世界……

 

     成就者一生的昭示

 

前不久,我在网上看到一则中美顶尖高中生的节目,美国十二名学生,都是美国总统奖获得者。在价值取向的考察中,主持人分别给予智慧、权力、真理和美四项。美国学生惊人一致地选择了真理和智慧;而中国学生没有一人选择真理和智慧,除了一个选择了“美”以外,其他有的选择了财富,有的选择了权利。

 

我们的价值观,如果建立在追求个人享乐和荣耀上,是非常可耻的。现代社会提倡综合发展,不仅物质上需要发展,精神世界也需要发展。如果一个人具有高尚的思想、无私的精神,他个人的幸福也会得到奇妙的照顾,快乐、安宁会如影随形,与他自然相伴。

 

如果一个人心灵空虚,吸毒、嫖赌,盲目追逐物质享受,则已犯下方向性的错误。一位学者说,如果我们的目标错误,则行进的速度越快,距离自己的目标越远。

 

在这个世间,尚有许多未知的事物,无论是历史上这些先行者的殊胜成就,还是物质与心灵的世界。人类短暂的一生中,只经过十几年、二十几年的刻苦学习,所具的知识、所涉的领域是微不足道的,仅是沧海一粟,没有可以骄傲之处。

 

对我们未知之领域,要放下自我的经验,开放广阔的心胸,要给自己留有余地,切勿在尚未瞥见真相之时,一口咬定其不存在,从而诽谤真理。人类社会无论在物质上如何发展,如果其内心与真理背道而驰,违背并践踏因果律,其结果,只有人类自身受到惩罚。

 

佛教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伟人,他们是真正的人中之宝。不仅通晓现象的起源与终结,也已经悟入现象及自我不存在的真如本性,获得了彻底的自由。他们来到世间,为了让其他生命品尝佛陀的不死甘露,即使历经苦行、献出生命,也不改内心永恒的欢欣与寂静。乃至虚空未尽、众生未尽、众生的烦恼未尽,他们的弘愿和卓绝的努力就无有穷尽。

 

他们以毕生向我们启示,成为我们力量的源泉。如果我们能拥有一分真谛的智慧和大悲,世界也会纯净和美好。否则,我们内心的贪婪、暴力和愚昧,如河流一样涌动不息,即使富可敌国,也不会得到真实的快乐。

 

要获得心灵的宁静,就需要智慧和悲心,并以信心来寻找我们的想象力无法企及、但通过修行可以抵达的甚深境界。

 

 

    2011.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