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悲缘众生 智慧缘佛果

念佛 布施 持戒 诵经 持咒 放生 精进闻思修行,发殊胜菩提心,利益一切众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!顶礼文殊智慧勇士!顶礼传承大恩上师!无上甚深微妙法, 百千万劫难遭遇,我今见闻得受持, 愿解如来真实义.为度化一切众生,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!

网易考拉推荐

每日上师教言(十)  

2009-03-25 18:26:00|  分类: 上师索达吉堪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1月1日:

概而言之,按照《事师五十颂》的观点,上师若让你做非法事,你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绝。但我在《旅途脚印》中也提到了其他公案,说个别大成就者让弟子做一些非法事,依此弟子可迅速消除业障,获得无上成就,这种情况也是有的。

不过,当今很多假活佛均以此为理由欺骗信众,以上师名义强迫弟子做各种非法事,让十几年吃素的弟子“开荤”,说不吃肉就破戒了,这些现象比较可怕,完全是毁坏自他之因。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2日:

很多人说:“汉传佛教临走时可以顶礼,然而,藏传佛教临走前不能顶礼,否则会破坏缘起,以后再也见不到上师了。”

不知道这种说法出自哪一部经论?但马鸣论师在本论中讲了,给上师做事情之前要先顶礼,做完之后再顶礼,如是才可以离开。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3日:

有些人最初依止上师时,就像新媳妇或新比丘一样寂静调柔,可是依止的时间久了,就变成老媳妇和老比丘了,行为越来越放逸,做什么都无所谓。听上师在课堂上讲的教言,也认为都是给新人说的,与自己无关,慢慢地,自己邪见越来越多,傲慢越来越增上。对于这种弟子,上师说什么也起不到作用,于是上师会生起厌离心,进而示现圆寂或远离此地。

所以,很多人依止上师时,刚开始不必太过恭敬了,不管在哪里看到上师,马上趴在泥水里磕大头,这样没有必要,内心恭敬就可以;而时间久了也不要变成法油子,就像智悲光尊者所说,把上师视为一般世间人,这也需要值得忏悔。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4日:

无论供养上师任何物品,首先要恭敬礼拜,然后以谦卑柔顺之态用双手呈献。有些人供养上师时,在很远的地方扯着嗓子喊:“喂!你传个法吧,这个送给你!”这并不是恭敬的表现。

而且,上师恩赐给自己物品时,也要顶礼,双手承接,不要说:“不用、不用,我受不起!”马上就跑得无影无踪。上师对这件事不一定特别重视,但有些弟子对这个道理不太懂。《桑布札续》中云:“无论施何物,顶礼而接受。”此中已明确地宣说了接受上师所赐物时要作礼。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5日:

佛法中特别强调恭敬上师,其实这是合理的。有些人将上师看作一般的老师或讲师,这是世间法,而不是佛法,因为佛法中不管显宗还是密宗,处处提到了恭敬上师的必要性,除非你不承认佛法,若是承认的话,就要认识到恭敬上师的意义所在。

以前观音上师去一些国家弘法时,有位博士提出一个问题:“你们佛教中为什么对上师如此恭敬呢?”当时观音上师的回答一针见血又浅显易懂,他说:“学生对老师特别恭敬的话,就会得到老师的智慧,假如把老师看作是一般的学生,那在老师面前根本得不到任何知识……”

当然,对这个道理,有些人不懂,信心还没有成熟,而有些人虽然懂,但信心已经过期了——过期的信心是不能用的,不然可能会拉肚子!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6日:

具足正知正念的人,自己的行为不会违背戒律,同时,看到同门道友有越轨行为时,也应尽可能地制止,善言劝他们不要违背戒律。

这一点每个修行人都有责任。看到道友违背戒律、行为不如法时,应该好心好意提醒他,不要在一旁幸灾乐祸。当然,接不接受是他的事,但如果你明明看见他不如法,却故意视而不见,没有及时告之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7日:

有些道友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,只要自己不做坏事就可以,对别人根本不关心,躲在旁边看笑话。

其实无论是出家人、在家人,刚开始不懂的地方肯定很多,尤其是刚来学院的人,在经堂里整天戴着帽子,在僧众的经书上跨来跨去,你们见到后应该说一下:“不要这样,否则有过失!”听不听是他的事情,但还是要提醒他。

有些人做错事并不是故意的,他们只是不懂,需要我们的帮助。我自己刚学佛的时候,也有很多规矩不懂,现在回想起来,忍不住都不好意思。你们很多人也是这样,诚如麦彭仁波切在《二规教言论》中所言:“或由年龄未成熟,或是孤陋寡闻者,自己往昔所做事,亦有众多自所笑。”所以,我们应该体谅别人、帮助别人,这样学法才有意义,否则,一切都成了纸上谈兵。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8日:

有些信徒想帮助上师,虽然这也很有必要,但若令大家对佛法的利益一无所获,而仅仅是耽著于搜刮钱财,则很容易误导别人。

再加上,汉传佛教本具吃素的优良传统,假如受到损害,很多汉地大德不一定承认藏传佛教见修行果的清净性与正确性。

我们身为佛教徒,不能仅仅考虑自己的利益,而应时时为佛法和众生着想。尤其是大乘修行人,若整天只为了“我”解脱、“我”快乐,“我”的弟子,那真是徒有虚名了。完全以自我为中心,不要说大乘佛教徒,就算是一个世间领导,也肯定不是好人。倘若具不具有名声和地位并不重要,只要对众生、对佛法有一点利益,再苦再累自己也心甘情愿,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大乘行人。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 

11月9日:

现在很多人灌过顶,却不知道灌顶后必须守护誓言。藏传佛法在汉地的弘扬,虽然表面上很兴盛,但实际上比较衰败。为什么呢?因为大多数人根本不懂密宗次第。

按照正常次序,想修学密宗的行人,首先要修五十万加行,加行圆满才能得受灌顶,灌顶以后,没离开上师之前最起码要懂十四条根本戒。但现在很多情况都不是这样,上师给弟子灌顶之后,对守护誓言只字不提,这是非常不如法的。

当然,在尚未灌顶之前,弟子不允许完整听闻密宗学处,但灌完顶之后,上师必须要仔细宣讲,弟子也要听得一清二楚。密乘戒虽然比较多,但主要有十四条根本戒,对此应当经常读诵,并将其意义铭记于心,尽量做到不染堕罪!

 

——《事师五十颂讲记》

11月10日:

现在经常有人传言:不用修加行,也不用观菩提心,只要在某位上师面前灌个顶,得一个直指心性的教言,马上就能开悟,而且弟子也真以为自己已经开悟了。

其实这种开悟到底有没有,是很难说的。依菩提道次第的真正修法,不经过任何前行,也没有修过菩提心,想直接获得开悟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即使有开悟,也只不过是依靠上师的加持,刹那认识了心的本性而已,可是不用一会儿,烦恼乌云就会将这种悟境完全覆盖,自己与普通人又没什么两样了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1日:

释迦牟尼佛最大的特点就是悲心,佛陀成道摧毁十万魔众时,并没有使用各种武器,也没有依靠种种神变,唯一就是以大悲心,将魔的嗔心化为了朵朵莲花。

作为修行人,尽管有些人口才好,有些人身材好,有些人势力大,但这都不是值得赞叹的,我们唯一应赞叹的,就是相续中有一颗尊贵的悲心。

这一点哪怕是对小孩子,我们也应从小就灌输他们悲心的教育,令其调柔相续,成为一个慈悲善良的人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2日:

在大乘修行中,不具菩提心的境界或智慧没有多大意义。如果不具备菩提心,即使证悟了空性,断除了轮回,那也只是小乘阿罗汉而已,根本算不上是大乘修行人;或者,即便拥有各种神变,禅定功夫非常深厚,照样也是不值一提。

同样,修密法若不具菩提心,照样也无法成就。以前有位修行人,一生专修密集金刚,最终却获得了预流果。为什么修无上密法,却只得了个小乘初果呢?原因是他只有出离心,而没有菩提心。尽管他的起点很高,但由于发心太小,所以没有机会成就密法。如同一棵大树,假如没有树根,就不能生出枝叶花果,同样,修行人如果没有菩提心的树根,大乘功德的枝叶花果便无从生起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3日:

《释量论》中有句话:“能立由大悲。”意思是说,释迦牟尼佛成佛的唯一理由就是大悲心,这是佛陀最突出的特点。

可是有人却认为,具有神通、能看见远方的东西,才是非常了不起。针对这种人的观点,《释量论》又作了驳斥:“如果你认为能看见远方的东西就很了不起,那你应该依止吃尸体的秃鹫,因为它也可以看见几千由旬以外的东西。”

所以,神通神变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相续中真实具有自他相换的菩提心,要想具有这种菩提心,首先应修大悲心,没有大悲心的话,生起菩提心是很困难的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4日:

有关菩提心的教言,不仅应牢记于心,而且还要将其付诸于实际。

如果大家每天都能修一次,那当然是最好的,但若没有这个能力,也应该尽量隔一天修一次。尤其是在家居士,长期修行的机会不一定会有,但只要有时间、有能力,就要想尽一切办法,于短暂的今生中令自相续生起菩提心。

而要想生起菩提心,一方面需要对大乘教义闻思修行,另一方面,也在每次修菩提心前,先修一下上师瑜伽、忏除罪障、积累资粮等前行。否则,倘若缺少了这些环节,即使你每天非常精进地观修,菩提心也不一定能生得起来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5日:

放眼周围世界,大至国与国之间的战乱纷争,小至人与人之间的明争暗斗,无一不是由我执而起。

如同大地是一切万物生长之本一样,我执是一切众生的痛苦之源,众生沉溺于轮回,根本原因就是我执,如果没有我执,我们早就证得圆满菩提了,然而正是因为它的存在,我们至今仍在轮回中不断感受着各种痛苦。

密勒日巴尊者及噶当派的诸多教言中都说:有人认为外面的魔非常可怕,但实际上,对于真正的修行人来说,最可怕的并不是外魔,而是自相续的我执魔王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11月16日: 

什么样的人才是修行人呢?依照发心的不同,修行人可分大乘、小乘两种,具有出离心的是小乘修行人,具有菩提心的是大乘修行人。

由此可见,作为小乘修行人,相续中最起码应具备出离心;而作为大乘修行人,则应具备利他的菩提心。倘若没有出离心与利他之心,这种人就跟旁生没有太大差别,依教言衡量,他们只不过是世间俗人,而根本称不上是修行人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7日:

如今不懂佛法的人实在太多了,有时我到汉地的一些大城市,看到一些情景后,感觉会特别伤心。

记得有一次,某地的居士们请我去放生,等我到的时候,看到他们把放生的鱼、泥鳅放在岸边,中间摆几个大苹果,上面插着几支香,然后大概二十多个居士就不停地转绕这些鱼和泥鳅。那些居士中既有年轻的大学生,也有文化不高的老太太,他们把鱼放在中间不停地转绕,既不念佛,也不摆佛像,光是摆几个大苹果,不明真相的人看了,还以为是供养那些鱼的呢!

当时我就想:“转绕这些众生有什么用呢?如果能给它们多念一点佛号、洒一些甘露水、用经书加持加持,对它们来说才真有意义啊!”不懂得如何利益众生,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大乘行人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8日:

我经常会想:法王如意宝办这所学院真不容易!很多人以为办学院只不过是每天讲堂课而已,但实际上除了讲课以外,里里外外、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上师事必躬亲、操心劳神。

二十多年来,上师如意宝排除了种种困难,才办好了这么一所学院,目的是什么?就是想以佛法更好地利益众生。现在这个任务落到了我们肩上,无论是在法王身边待了很长时间的人,还是连法王的面也没见过的人,为了报答上师的恩德,只要有一口气,就一定要把佛教的精神、佛法的教义传遍于世间,利益所有的如母有情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即使有人毁谤我们、打击我们,我们也不能退缩气馁,即使自己不幸倒下去了,想想佛陀因地行菩萨道时所遇到的种种违缘,我们也会坚强地站起来,以大勇猛心继续前进。

只要每个人相续中拥有一颗利他的菩提心,相信整个世间终将变成祥和清净的刹土。否则,没有菩提心的话,即使拥有不可思议的神变,整天在喇荣沟里飞来飞去,对自他也不会带来很大的利益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19日:

利益众生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放生,倘若没有能力的话,也至少应做到不吃众生肉。

尤其是学密宗的修行人,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,今后都应以吃素为主,不要去吃众生的肉。如果做不到这点,作为大乘修行人,是很值得惭愧的,因为此举间接损害了很多众生。

以前密宗上师吃肉的行为,在汉传佛教中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,有些居士从藏地回去,上师相续中的戒定慧功德一点儿也没有学到,却只学到了上师的吃肉传统。要知道,狮子跳过的悬崖,兔子如果也想试试,那只有粉身碎骨的份儿,有些上师的密意,如济公和尚吃肉喝酒,帝洛巴尊者生吃鱼肉等等,凡夫是难以揣测的,对此我们观清净心就可以了。倘若自己没有超度的能力,却打着“上师也吃肉”的招牌,肆无忌惮地吃众生肉,此举不但会玷污了上师的智慧,且对自己、对众生、对整个佛教都不利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0日:

如果我们的发心是饶益众生,那么观想将身体完全布施给鬼神,所获的利益将非常巨大。

然而,有些人知道了断法的利益后,心想:“我现在身体不好,听说修断法可以遣除病障,所以我要修一下试试,也许修完以后,我的病马上就好了。”这种不是为了众生,只是想让自己的病快点好的想法,纯属自私自利的发心,以此发心来修持断法,能否达成所愿,这也不好说。

倘若我们始终没办法从“我”的网里爬出来,那就是修法最大的障碍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1日:

说到举行仪式,学院对此一向不重视,我个人也认为没什么必要。

可如今,很多人只喜欢看热闹,来学院参加法会,首先看有没有剪彩、放鞭炮,如果仪式隆重,大家就会很感兴趣,倘若冷冷清清,大家就会非常失望,觉得这个法会不重要。作为佛教徒,我们应该明白,外表形式是次要的,只有内在的发心才是最主要的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2日:

我们在值遇违缘、魔障、人、非人等种种损害时,应把自己的身体观为空性,外面的魔怨观为空性,损害自己的方式也观为空性,这就是最无上的护轮,也是在胜义当中将违缘转为道用。

平时,有些道友出远门时,喜欢找人先打个卦,算一下是否出门大吉,会不会碰到违缘,其实,如果具备了一些中观的胜义境界,通过一观空性,就会发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分别念而已,分别念是空的,外缘也是空的,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,观空性就是最好的金刚护轮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3日:

鉴别违缘、顺缘的标准,不在于外境的好坏,关键在于内心能否将之转为道用。

如同五十年代的大饥荒,当时只要不中毒,所有野草都可以吃,尽管生活很艰苦,但大家围着热腾腾的一锅野菜,照样吃得有滋有味;等到日子好过了,这个不能吃,那个也不能吃,人们口味越来越挑剔,也越来越难以满足了。

修行也是如此,修行好的人虽然身处劣境、值遇种种危害,但依靠菩提心的力量,仍然可以将之全部转为菩提道用,不觉其苦反而乐在其中;修行不好的人尽管物质条件极为优越,生活资具一应俱全,可他的心始终无法轻松快乐,看谁都不顺眼,似乎周围的人都跟自己过不去,之所以这样,就是因为相续中没有菩提心。故对于修行人来说,周围的环境并不重要,关键是要调整自己的相续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4日:

大家在遇到痛苦违缘时,应该看看自己是不是大乘修行人,如果是的话,就根本不会斤斤计较,想方设法避免违缘的损害,而会心平气和地完全接受,并且将之尽量转为道用。

我们周围有一些菩提心修得好的道友,他们生病也好,痛苦也罢,什么违缘也无法动摇他们平静的生活;相反,修行不好的人,只要遇到一点点违缘,马上就心急如焚、焦虑万分,这就不是真正大乘修行人的表现。

以前,金厄瓦格西称赞夏日瓦格西说:“您能将一切恶缘转为道用,一切痛苦观为快乐,这种境界实在稀有罕见!”的确,这种修行境界非常令人羡慕,但愿所有的人,也能具备这样的殊胜境界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5日:

在供养三宝时,如果有条件,最好用真实的上乘的供品作供养;倘若没条件,则哪怕是一根香、一盏灯,或者在心中作意幻供养,也都是可以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供养时一定要具备清净的发心,千万不可以夹杂吝啬心。譬如自己在供养一百元时,如果发现相续中有吝啬心,那就不要供养一百,看看供养十元有没有吝啬心,如果没有,就把十元拿出来,倘若还有吝啬心,那就干脆不供好了。现在有很多人今天供养,明天就后悔了,这都不是清净的供养。

所以,供养时的发心清净非常重要,若能在此基础上同时具足菩提心,这样的话,福德将会更为圆满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6日:

对于害自己的妖魔鬼怪,我们应向它们布施食子,并百般祈请:“虽然你们这次害了我,让我生病,让我发疯,但却是对我修菩提心最大的帮助,对我具有无比的恩德,所以非常感谢你们!希望你们能够继续害我,让我生病,给我制造各种各样的违缘,而且使所有众生的痛苦都成熟于我的相续。”

大乘的修心方法确实与常人的思维背道而驰,一般的世人见了以后,会认为这种想法简直不可理喻。但不管他们怎么说,大家学完以后,如果遇到此类情况,虽然将这些教言全部用上非常困难,但至少也应该用上一点点。否则,学了这么好的大乘论典,回去以后稍微有点人或非人的危害,自己就像没有学过的人一样睚眦必报,这些教言岂不是白学了?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7日:

“利益众生”是我们修行当中最大的目标。就如往昔的释迦牟尼佛一样,佛陀在因地累劫勤苦,最后终证无上菩提,目的是什么?就是转妙法轮来利益众生。除此以外,愿自己获得快乐的念头一刹那也没有。

与此相比,我们很多人在修行过程中,始终不离“让我快乐,让我健康,让我解脱”的发心,将众生的利益完全置之不理,这种做法是大错特错的。学完了这部大乘论典以后,大家的心态能否从根本上扭转过来?如果不能,即使你认为自己是学佛的人,实际上就连佛法的大门也没有摸到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11月28日:

在学院有不少道友喜欢供护法,在他们的草坯房顶上,经常可以零零星星看到很多糖果、饼干。但他们供护法是为了什么呢?对此我曾一一采访过,答案不外乎是“愿我不要生病”、“愿我的修行没有违缘”……一切的核心都围绕着“我”。虽然供护法是件好事,但如果发心太小,就不是大乘供护法的方式了。

那么,什么才是大乘的供护法呢?《修心七要·日光藏》中讲,大乘供护法应该具备三种发心:“愿我相续中利他的菩提心早日成熟;愿我见闻觉知的一切众生皆获利益;愿能遣除众生修行过程中的所有违缘。”

因此,大家供护法是为了“众生”遣除违缘,还是为了“自己”遣除违缘,这是有天壤之别的,倘若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,那就不是大乘的发心。这个界限,大家一定要分清楚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29日:

我们每个人无始以来不断串习护亲伏敌的习气,要想一下子完全转变过来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以前我们一直对自己的亲友相当执著,对怨恨的敌人特别仇视,如果让自己最亲爱的人和最讨厌的人一下子平起平坐,很多人心里根本接受不了。如同将弯木一下子拉直就容易折断一样,我们也不能因为听了一两天的教言,马上就想改变自己亲怨不平等的心态。

要知道,修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倘若自己太急躁,反而会欲速不达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30日:

作为修行人,平时一定不能离开修七支供、持诵咒语、放生等帮助我们积累资粮的善行。

然而,有些人却大言不惭地说:“修世俗的普通善法只不过是人天福报,对我而言这些并不重要,唯有修持胜观大空性才能解脱轮回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乍听之下似乎言之有理,但仔细想想,这只不过是空口白话罢了。

试问,你们真有胜义大空性的境界吗?如果有的话,倒值得我们深深随喜,但即便如此,世俗的善根也不能舍离,诚如帝洛巴尊者所说:“吾子那若巴,此现缘起生,未证无生义,莫离积二资。”假如世俗的善法并不重要,那佛陀为什么还讲了那么多积累资粮的方便法,彻证大圆满的上师如意宝为什么一生当中还念了九亿多本尊心咒呢?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1月31日:

现在社会上的人,经常为了一点小事,就大张旗鼓地作宣传、打广告;基督教等其他宗教,也时常为了宣传他们的教义而举办一些慈善机构。可是佛教徒呢?只想自己得一点法,自己能够解脱就行了,至于弘扬佛法,却似乎非常为难,压根儿也没想过要把佛陀最殊胜的菩提心精华传授给众生。

这种现象是当今佛教界最大的悲哀,与世人或其他宗教相比,佛教的未来不容乐观。每每见此情景,心里都非常难过,所以今天在这里我双手合十,诚挚地祈请:每一位三宝弟子,尤其是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修行人,对此绝不能再置若罔闻、处身事外了,我们必须要荷担如来家业。传佛明灯、续佛慧命,这个重任,我们义不容辞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 

12月1日:

一个人在临死时,心念会非常强烈,倘若这时对现世的东西执著不舍、不肯放下,那么后果将极为悲惨。

《极乐愿文大疏》中就讲过,有个比丘临死时贪执自己的钵盂,结果来世转为了一条毒蛇,专门守护这个钵盂;有些孩童死前贪恋自己的玩具,来世也变成了毒蛇,缠着这个玩具不放。同样,如果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在临死时贪著自己的某样东西,来世就很有可能变成三恶趣的一个众生,不仅无法解脱,而且还要感受无尽的痛苦。

所以,应在临死前这样思维:“现在我只剩下一口气了,贪执这些又有什么用呢?即使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黄金,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,我也带不走其中的一分一厘……”如此反复思量,便不会对这些身外物产生贪念了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 

12月2日:

如果我们死时病得不是很严重,就应该观想上师三宝在自己的头顶,并且在其前作七支供积累资粮;

倘若觉得修七支供实在太长,那也可以念《普贤行愿品》中七支供的简颂:“所有礼赞供养福,请佛住世转法轮,随喜忏悔诸善根,回向众生及佛道”;

如果连这个能力也没有,那么临死前只要有一口气,大家就千万不要忘了发愿。这时应该想:“死相已经现前了,我肯定会死的,但愿我在中阴时能够忆念起菩提心,生生世世不要离开菩提心,并能值遇传授大乘教法的殊胜上师。”

这里的发愿一共有两个要点:一是愿我生生世世能修习两种菩提心,二是愿我生生世世不要离开大乘上师。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看看,自己临死时有没有把握发这两种愿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3日:

在临终时一定要断除对“我”的执著。

每个人无始以来,都执著于有一个“我”,正是由于对它的贪执不舍、呵护备至,才让我们饱受了无量痛苦,一直沉溺在轮回当中无法解脱。如果临死时还执迷不悟,始终耽著于“我的安乐”、“我的解脱”、“我的成就”,不舍得扔掉这个“我”,这样快乐不仅会离我们越来越远,而且还将因此而遭受更大、更剧烈的痛苦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12月4日:

如今很多净土宗的修行人,我认为有偏于小乘的发展趋势。

为什么呢?因为很多人念佛时想的都是:“我一定要好好念佛,这样等我死的时候,阿弥陀佛肯定来接我到极乐世界”、“极乐世界一定很快乐,去了以后,我就不用天天受儿媳妇的气了……”这种想法类似于世间学生用功苦读,就是为了到美国留学一样,很多人念佛的目的,仅仅为了自己的快乐,除了这个之外,众生的利益根本没有想过。

其实,净土宗是大乘法门,既然是大乘,就必定要有菩提心,否则往生的资粮就不可能圆满。自私自利的净土宗,与大乘佛法是格格不入的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5日:

临死时的行为一般有两种:

一、境界比较高的人,可以采用心性休息的手印,或是毗卢七法的坐势,如一些高僧大德站着或坐着圆寂一样,从古至今,这种现象比比皆是;

二、倘若无法达到那么高的境界,我们也可以按照下面的方式来修持:

身体右侧而卧(如同佛陀涅槃时的狮子卧),右手平托右脸颊,右小指塞住右鼻孔,让呼吸从左鼻孔进出。若能以这种姿势死亡,即使你造了再大的恶业,也绝对不会堕入恶趣。这一点非常非常关键!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6日:

现在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说法——“闻解脱”,动不动就是闻解脱的灌顶、闻解脱的修法。实际上,释迦牟尼佛的名号就是闻解脱,《释迦牟尼佛广传》也是闻解脱,如果你们不信,可以翻阅一下这本书的内容,看看里面的“听闻功德”到底是怎么说的。

当然,密法中确实也有专门的“闻解脱”修法,但这是从狭义角度来讲的,就广义而言,听了释迦牟尼佛的名号是闻解脱,听了观音菩萨的心咒也是闻解脱,这一点完全基于每个人不同的信心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7日:

无论在汉传佛教,还是在藏传佛教,临终的教法都多如牛毛、不胜枚举,尽管如此,也没有一个法门能比这个依靠菩提心而死的教法更殊胜的了。实际上,这是释迦牟尼佛所有法门中最精粹的教言。

我们临死时,如果修不来颇瓦等其他法,也不要紧,只要能在观修空性大悲藏(两种菩提心)的境界中离开人世,就必定不会堕入恶趣。将来再转为人身,值遇到大乘佛法,就比较有把握断绝整个轮回的相续了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8日:

值得注意的是,我们在刚开始修心的时候,虽然应该断我执,但也并不是要断除所有的我执。

比如,有些人说:“经论中说要断除我,那我发菩提心、我帮助他人、我利益众生、我要成佛……不都是有个‘我’的执著吗?这是不是也要一并断除呢?”

其实,这种执著“我”的念头,属于细微的所知障,在我们未登八地之前,根本不会障碍修行,反而会成为助道的顺缘。所以,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,现在还不能舍弃这个帮我们渡越轮回的大船,不能舍弃这个执著善法的“我”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9日:

本来,无论他人或是自己,谁都可以作为自己修心的见证,但在这二者中,最好的见证人就是自己。

为什么呢?因为自己对自己的心最了解、最清楚,让别人来作见证,也许人家会认为你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大修行人、大成就者,但实际上,你的相续中连出离心也没有。

现在社会就有很多这种情况,有些人连自己都不知是不是活佛,还要去认定别人是活佛;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大乘修行人,还要去认定别人是几地菩萨……以此类推,这种“鉴定仪器”的准确率肯定有问题,因此,只有自己,才是最好的鉴定者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12月10日:

有些世间人看到别人夜不倒单、日中一食,或者衣不解带、经常止语,就认为这个人肯定是大修行者、菩萨再来,进而歌功颂德、顶礼膜拜。其实,以这种标准来衡量一个人修行的好坏,简直是离题千里、荒谬绝伦。

正确判断一个人修心是否成功,关键不是看外在的形式,而是看他相续中有没有菩提心,如果没有的话,不吃饭、不松腰带又有什么了不起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11日:

无论遭遇何种违缘,我们都应尝试训练自己的心,以欢喜欣悦之心来面对它,以此心态为基础,才能无惧于他人所造的一切违缘。

大乘佛法最殊胜的特点,就是令自己的心不被违缘所转,并在遇到违缘时能马上将其转为道用。而在其他的教法中,违缘就是违缘,顺缘就是顺缘,二者的性质永远不可能改变,修行人在这种情况下,要想修行成功是非常困难的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12日:

我们在刚开始修心的时候,先要离群索居,摈除一切外缘的干扰,过了一段时间,当认为相续中已经生起菩提心了,这时就可以到外面散乱的地方去检测一下。

有些人自己单独修行时,似乎可以将众生的痛苦观得非常真切,菩提心也修得不错,但让他去一些大的城市,看一些令心散乱的电视,用不了多久,原来的道心就退了,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的修心还不圆满,经不起考验。反之,身处散乱,心中仍能守持正知正念,时时不忘菩提心,这才是修心圆满的标志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13日:

倘若以三宝为对境,即使随随便便说一句轻毁的话,果报也非常可怕。

《百业经》中有个公案讲道:佛陀有一次到恒河岸边,见到那里有五百个饿鬼,佛陀为它们传授佛法后,它们全部获得了解脱。有弟子问佛其中原由,佛陀答曰:“迦叶佛的时候,他们是五百个居士,有一次看到有比丘正在化缘,于是讥讽道:‘这些比丘天天从别人手里要东西,简直跟饿鬼没什么差别!’以此恶业所感,他们死后投生为五百饿鬼。”

所以,大家平时说话、开玩笑一定要注意分寸,不要不经意间就造下轻毁三宝的罪业!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14日:

现在也有类似情况,有些人说:“我是大成就者,可以吸烟,可以喝酒,而且经我加持过的烟,你们去吸的话,一定能获得解脱。”如果他真是大成就者,我们也不好说,毕竟以前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的超凡行为,就是一般凡夫难以想象的;但是,如果自己没有成就,反以这种形象来“度化”众生的话,其结果除了令自己的贪心越来越增上,后世堕落恶趣以外,更会断送了无量众生的慧命。

所以,每个修行人应该清楚自己相续中的我执、贪执断除了没有?如果真的断除了,也要想想这么做别人能不能接受,对众生有没有利益?如果你以神通观察到这种疯狂行为别人完全能接受、对他们完全有利的话,我们也不敢妄加评价。然而,有些高僧大德为了护念众生的心,保护他们相续中的善根,尽管自己的境界超胜了一切,但显现上仍然持守清净的别解脱戒,行为十分如法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12月15日:

有些出家人自视修行境界很高,已经断除了我执,远离了净垢的分别,所以天天穿一件破烂不堪的脏衣服,扮成济公和尚的样子,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。的确,从衣服破烂的角度,这种人是和济公和尚没什么两样,但若从内在修行而言,他相续中的我执是否也像身上的衣服一样破烂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倘若没有这种境界,我奉劝这些人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威仪,效仿一下格鲁派的如法行为。

还有些出家人喜欢穿花花绿绿的衣服,让人看起来不僧不俗的,其实这也不符合仲敦巴在热振寺制订的规矩,作为一名出家人,身上的衣服太过醒目,会让别人看起来很不顺眼。

因此,你们的衣着整齐干净就好,不要太扎眼、也不要太破烂。国外有些高僧大德,仅仅依靠自己的威仪穿著,就能令成千上万的人生起信心,这是为什么?因为注重威仪不是某个人、某个上师的教言,而是释迦牟尼佛亲自制定的。我们若能真正依教奉行,就可以积累利他的无边资粮,也能为自己的今生来世带来不可估量的利益。

 

——《〈修心七要〉耳传略释》讲义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